雅致小品 · 书画扇

时间:2022年01月21日 阅读: 4848
雅致小品 · 书画扇...

雅致小品 · 书画扇  第1张

书画扇是中国传统书画中一种独特的艺术样式。它面积虽小,却以小见大,以少胜多,既有咫尺千里、雄浑壮阔的境界,也有纤毫毕现、栩栩如生的生活情趣。

中国被称为“制扇王国”,古人在扇面上题诗作画的历史十分悠久。早在三国东晋时,扇面的作画题字就已开始兴起。中国唐代画家、绘画理论家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记录的杨修为曹操“画扇误点成蝇”的故事,是关于在扇面作画的最早记载,其中还记载了南朝梁文学家萧贲“曾于扇上画山水,咫尺内万里可知”。萧贲的扇面画,可谓功力深厚。

此外,书法大家王羲之王献之父子都曾有过创作扇面书法的记载,还有范晔、顾宝之等文人都曾在扇面上题诗作画,大大提高了扇子的文化品位。

雅致小品 · 书画扇  第2张

书画扇,扇子是主体。我国古代的扇子大致分为羽扇、团扇、折扇几类。书画扇以宋代的团扇书画和明清的折扇书画堪称巅峰。

宋代团扇书画

团扇出现较早,又称宫扇,盛于西汉至宋朝。汉成帝的妃子班婕妤曾有一首《团扇诗》,“裁作合欢扇,团圆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此时,近似圆形的团扇,又被称为“合欢扇”。唐代王建《调笑令》词曰:“团扇团扇,美人并来遮面。”团扇子又有了并面、便面、障面等雅称。

团扇造型优美,气质风雅,在文人画家笔下,花鸟虫鱼、山水楼阁、才子佳人,挥笔成画,精妙入微,别有一番情趣;在美人指间,花鸟鸳鸯,微微摇动、半面遮羞,别有一番风情。

南北朝时期,山水诗、山水画盛行,文人们在扇面上绘画景物,当时的扇面画有一种清秀简约的艺术风格。

到了宋代,随着绘画艺术的蓬勃发展,特别是山水画、花鸟画在唐末、五代基础上得到的空前提高;文人与绘画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形成了文人画创作高潮,加之皇帝对扇面艺术的重视,书画扇面得到飞速发展。据《书继》中有载:“政和间,徽宗每有画扇,则六宫诸邸竞皆临仿一样,或至数百本。”

雅致小品 · 书画扇  第3张

雅致小品 · 书画扇  第4张

雅致小品 · 书画扇  第5张

宋代的扇面小至花鸟画中的野草闲花,昆虫禽鱼,都运以精心、出以妙笔,于是精品辈出、盛极一时,以至于扇面画作为一种小品性的绘画形制完全从扇子中脱离出来,形成在卷、轴、册页之外增添的新的艺术样式。特别是南宋山水画团扇艺术,以其笔墨的趣味性和审美的诗意化与宋代诗词中的意境追求完全一致,这一点对后世的影响十分深远。

枇杷山鸟图

宋徽宗

雅致小品 · 书画扇  第6张

明清折扇书画

折扇出现较晚,据北宋郭若虚的《图画见闻志》记载,折扇传自日本,后来经过高丽传入中国。

关于折扇,苏东坡曾有“高丽白折扇,展之广尺余”的妙语。折扇以其张合自如、空间延展的特性,便于携带的优点,古人对扇的偏好逐渐由团扇转向了折扇。

从明成祖朱棣开始,皇帝对折扇极为喜爱,并经常赏赐给大臣,使折扇的使用逐渐成为风尚。当时创作折扇的扇面书画甚多,明末画家文震亨在其著作《长物志》中云:“姑苏最重书画扇……素白金面,购求名笔图写,佳者价绝高……纸敝墨渝,不堪怀袖,别装卷册以供玩,相沿既久,习以成风,至称为姑苏人事。”

雅致小品 · 书画扇  第7张

唐寅 书画扇 (二帧) 扇面

上自名门望族,下自庶民百姓都极为喜爱折扇,文人雅士称其为“怀袖雅物”。至今存世的明代扇面佳作,如“明四家”之沈周、文徵明的扇面,笔墨挺健、气韵浑厚;唐寅的扇面,笔墨秀润、幅幅精湛;仇英的扇面,工笔细绘、笔法流转劲利;董其昌的山水扇面、疏宕秀逸、风格清润,等等。

雅致小品 · 书画扇  第8张

仇英 《春溪放舟图》 扇面

明宣宗朱瞻基是可与宋徽宗赵佶比肩的书画大家。他在文化上的造诣很深,长于诗歌文赋,精于绘画,在位期间,宫廷文化艺术呈现出繁荣兴盛的面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把传世折扇,扇面的《松下读书图》就是朱瞻基自绘。画面当中有一棵古松,松叶苍翠、松干遒劲,一位文士衣着随意、盘腿倚于树下,面前是一本摊开的书卷,身旁有一红衣书童。文士悠远深邃的目光没有落在素纸上,而是专心地凝视着崖石旁缓缓流淌着的溪水。溪水潺潺流过,幽静中营造出一份惬意。扇面款署:“宣德二年武英殿御笔”,钤“武英殿宝”。所绘笔法笔墨简洁,清润活泼,设色明快秀雅,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雅致小品 · 书画扇  第9张

《松下读书图》

清代 是中国折扇大发展的时期。 受历代扇画的影响,清代扇面在“四王”、“四僧”、“金陵八家”、宫廷画家、“海派”、“岭南派”等各路画家的推动下,在追求笔墨情趣的同时,于形式、内容上翻新出奇,特别是山水、花鸟、人物画在清代又进一步提高,呈现出多姿多彩的面貌。 构图丰富、运笔流畅、技法娴熟的扇面艺术在明清时期又达到另一个艺术高峰。

清代折扇在成为一种欣赏性艺术品的同时,更是成为一种身份地位趣味的象征。尤其是乾嘉以来金石学大兴,清代及第的状元们乐衷于以自身扎实的书法功底在扇面上写诗作画,体现个人风格,表现自己的博学多才和显贵;以此馈赠亲朋好友,使他们颇感荣耀,带给他们莫大的光荣,这一流行的的扇面艺术被称为“状元扇”,是清代独特和普及的现象。

对于扇面书画本身的艺术魅力,唐代诗人罗隐在《扇上画牡丹》中写道:“为爱红芳满砌阶,教人扇上画将来。叶随彩笔参差长,花逐轻风次第开。闲挂几曾停蛱蝶,频摇不怕落莓苔。根生无地如仙桂,疑是姮娥月里栽。”在诗词的韵味中不仅可以体会到画扇面的技巧,还有文人雅士对扇面画表达的喜爱之情。

古往今来,自扇子与文人画家结缘以后,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形式。扇面之上,一幅幅盈尺小品不仅凝聚了作者在自然情态下的艺术造诣和笔墨意趣,更是作者的托物情怀,使扇子蕴藏了丰实的文化内涵,成为融实用价值与美学价值为一身的雅致小品,独特的风格给人们带来美的享受。

编辑:温英杰

发表评论